马加爵刺痛高校价值观心脏 云大封锁“杀人寝室”

发稿时间:2008-01-14浏览次数:

 

  高校又开学了,大学公共安全话题再度成为家长与学生关注的热点。人们忘不了一年前,印有马加爵狰狞面孔、粗壮上身的通缉令曾张贴于重庆大街小巷每一处醒目位置,让这个“大学生屠夫”的形象深入人心。

  在我市许多高校网上,马加爵被部分学生尊称为“爵爷”、“帅哥”,同时被冠以“最有性格的人”称号。可见学生对其生平为人,有着与社会伦理观不同的看法。一位重大学子戏称,现在学校流行的格言不是“做人要厚道”,而是“做人要小心”。“谁知道睡在你上铺的兄弟,某天会不会发梦冲一个榔头向你砸来?”

  马加爵现象在某种层面上影响着大学生的价值取向与处世观,这值得人们深思。2005年9月6日——恰是马加爵被判死刑后的第500天,记者来到马加爵的老家广西宾阳县和他曾经就读的云南大学,目睹了一个家庭从幸福走向衰败的瞬间——这就是马加爵事件的终极意义。

  黄包车夫:马家过得很惨

  2005年9月6日上午10时,广西宾阳县。

  一年前,这个默默无闻的小城,因为马加爵的名字被人们熟知。而一年前全国各地记者所挑起的喧嚣,如今已归于平静。只是提及马加爵名字时,汽车站的黄包车夫们才兴奋起来,争先恐后想带记者去马家:“现在马家惨得很!足足一年了,你是去他家的第一个记者。”

  马加爵生前居住的宾州镇马二村一队,位于县大街旁一条尘土飞扬的支马路内。每天清早,马母李凤英便挑着沉重的菜担沿着这条路去卖菜。“如果马加爵没出事的话,都上班赚钱了。现在他们哪至于过这种日子?”马二村村委书记马建伦叹道。

  正是这场突出其来的灾难,把马家彻底整垮了。“全村3000多人,数马家最困难,家里仅有一亩多田地,年收入不到千元。”

  村长:马家菜最好卖

  数月前,马家借钱修了两间平房。“不修的话,以后就得不到征地补偿费。为这,听说他家背了两万元债务。”马建伦称,以前社会各界捐助的几千元钱,马家早已用光。而马加爵被判的6万元民事赔偿,至今一分都未兑现。

  所幸的是,村里人并没有歧视马家。“相反,大家都十分同情他们。他们的菜一挑到菜市,绝对是最好卖的。”

  马二村村长马玉义答应带记者去马家采访。临行前,他打量了一下记者:“你懂不懂采访规矩?”记者茫然。马玉义解释:“去年全国很多记者采访马家,都被拒绝了。有个记者灵机一动,买了点水果上门探望,马家就不好拒绝了。他家穷,你得理解一下。”

  马加爵堂兄:马家经常吵架

  今年55岁的马父马建夫,面目几乎就是马加爵的翻版:颧骨突出,关节凸起,皮肤黝黑。所不同的是,这张布满纹路的脸没有那股呼之欲出的暴戾杀气,只有一脸苍老与憔悴。

  马家门口,摆着两台陈旧的缝纫机。据说马父曾帮附近小制衣厂的老板熨裤子,每熨一条有2角5分钱的收入,生意好的时候每天可以熨上百条,已经干了20年。但出事后,悲痛之下马父再无能力上班。

  隔壁马加爵的堂兄称,这一年来经常听见他家传出争吵声。但马父否认了这种说法。“我们三十年的夫妻了,平日家没红过脸。可能是生活困难,我说话声音大了些。”说到这里,他的声音低沉下来,“一句话,我对不起她!”

  马父:我儿子中了邪

  培养出两个大学生儿子,曾是马父生平最大的骄傲。指着墙上的“光荣军属”字样,他的声音突然高昂起来:“大儿子参过军,小儿子考上云大。以前村里谁不羡慕我!”

  马父最想不通的是,原以为最安全的校园,竟为儿子招来杀身之祸。“但云大毕竟给了我儿子求学的机会,给了马家荣耀。因此,我不想评价学校的保安制度。”

  老人固执地认为,儿子犯罪是中了邪。“去年对面房子有根木头,正对着我家,触了霉头。”今年砌房时,他专门在屋门上方放了两个八卦与一面镜子避邪。

  马加爵的后事,马父没有理会。“我再也不想听到他的名字,甚至连他的照片,我也一张没留。我不需要媒体关心和救助。我的心,早就死了!死了!”马父反复嗫嚅着最后一句,老泪夺眶而出。

  滇渝高校齐“攻心”云南大学“疗伤”

  2001年成立的云大心理健康咨询中心,在案发前仅有六七名兼职老师。“现在我们已经增加了3名专职老师,以提高学生心理服务质量。”该中心一名专职老师告诉记者,目前云大学生咨询的热点主要涉及感情、社交等方面,与校园暴力相关的内容比较少。

  突发的马加爵事件,曾让云大的心理健康服务工作备受争议。短时间内,“面对心理危机”、"人际关系"、“心理压力与化解”等讲座在该校相继上马。去年秋,云南省教育厅更是启动大学生心理健康普查项目,首次为10万高校新生建立心理档案。云大心理健康咨询中心透露,今秋,该校还将按教育部新出的软件重新制定新生心理评估标准。

  加强大学生心理健康服务工作,如今已成为云南高校保证大学公共安全的重要内容。

  重庆大学“建档”

  上月初,沙坪坝某高校中门便发生恶性抢劫伤人案;月底,毗邻重庆的成都西南交大在校园电气馆发生碎尸案……类似的校园恶性事件,在重庆大学民主湖BBS等校园网上已引起轰动。而各地的校园犯罪者,在这一年间被媒体相继冠以“重庆马加爵”、“北京马加爵”、“成都马加爵”等十分“时髦”的字眼。

  “不能否认,马加爵阴影会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影响学生的思想。”西南大学心理学院一位老师告诉记者,为了引导学生心理健康发展,去年秋,西南大学首次启动新生“绿色心理通道”,对新生生活应急、生存适应能力及人格等进行测量存档,“这也是为防止类似马加爵事件的再次发生。

  今秋,重庆教委将该活动扩大到全市,声称要为所有高校新生建立心理档案。“对那些有严重心理问题的学生,学校将长期跟踪、及时辅导,以防患于未然。”市教委一官员称。

  记者调查云大封锁“杀人寝室”杀人寝室:阴气逼人

  在造访马家前,9月5日,记者专程赶到“2·13血案”案发地、云南大学北院鼎鑫学生生活园区6幢。

  “你要找317寝室?没搞错吧?这个寝室自从出事后就没人敢住了。”同住三楼的生物技术专业2003级学生赵华十分吃惊。离他几米远,便是案发的317寝室。偶尔有同学经过那里,总是不由自主地加快脚步。

  记者看到,紧挨317寝室的五六间寝室全部被封,该楼层仅有少数几间寝室住人。除了317寝室封条上的时间为2005年1月20日外,其余寝室被封时间都定格在2004年8月24日——此时,马加爵已枪决两个月。赵华告诉记者,“杀人寝室”的封条曾被人撕毁过。

  当谈及“同门学长”马加爵时,赵华显得毫不在乎:“事情都过了一年了,我不怕。”但他承认,每晚经过317寝室时,“总觉得阴嗖嗖的,胆小的早就给吓飞了。”

  治安科:业绩“打泼”

  云大北院校门张榜公布的恶性事件中,仅2002年1-5月发生的恶性事件便有4起。此后,公布栏从未刷新。

  “其实类如马加爵案的恶性事件,每所大学每年都有发生,只不过情节没这样恶劣罢了。”赵华告诉记者。

  同样的话,出自云大治安科一位工作人员口中。“以前我们做了那么多工作,全被这件事给打泼了。”他认为,是媒体的乱炒让“一恶遮百善”,“有报纸称我们出事后才开始执行学生安全零报告,其实这个报告我们早在5年前便实施了。
特别是假期,我们要求住校生要登记,外出打工、旅游需向学校及保卫处报告。如果不是这样,那4具尸体说不准到什么时候才发现呢!”

  据警方消息,马加爵先后杀害4名同学的时间为2004年2月13日至15日。直至2月23日,4具尸体方被发现。从杀人至发现尸体,整整相隔10天。

  10天时间——对云大实施了5年的学生安全零报告,是一个讽刺。

  案情回放马加爵落网始末

  2004年2月13-15日:马加爵先后杀害4名同学

  2004年2月17日:马加爵乘火车离开昆明

  2004年2月23日:云南大学一间男生宿舍里发现四具男尸。警方查明,该校化学院生物技术专业2000级学生马加爵有重大作案嫌疑

  2004年3月1日:公安部悬赏20万元人民币在全国范围内公开通缉马加爵

  2004年3月15日:晚7时30分左右,马加爵在海南省三亚市河西区落网

  2004年4月24日:昆明市中院一审以故意杀人罪判处马加爵死刑,剥夺政治权利终身

  2004年6月17日:马加爵被枪决